安徽时时彩网|安徽时时彩快3规则

北海亭-最簡單實用的電腦知識、IT信息技術網站

當前位置: 北海亭首頁 > IT信息 > 報刊文摘 >

五四運動中部分中國人不了解的真相

時間:2019-03-17 18:11來源:www.dxtfg.com.cn 作者:IT信息技術民工 點擊:
五四運動中部分中國人不了解的真相 作為五四運動導火索的中國在巴黎和會上的外交失敗,是當時的中國積貧積弱,政治黑暗,經濟凋敝的形勢決定的。而歷史上實際參與其中的無論是政客還是外交官,都進行了不懈的努力。歷史本來就是一個可以任意打扮的小姑娘。當

  五四運動中部分中國人不了解的真相

五四運動中部分中國人不了解的史實

  作為五四運動導火索的中國在“巴黎和會”上的外交失敗,是當時的中國積貧積弱,政治黑暗,經濟凋敝的形勢決定的。而歷史上實際參與其中的無論是政客還是外交官,都進行了不懈的努力。歷史本來就是一個可以任意打扮的小姑娘。當我們接觸到更多的資料,我們會發現,我們對那段歷史,那段歷史中的每一個參與者,其實應該有一個更為客觀全面的認識。

  一、 凡爾賽條約和二十一條

  1、 中國當時國力

  我黨著名記者鄒韜奮同志八十一年前以主編身份,在《生活》周刊1927年第2卷第48期上,發表過《世界各國財富的比較》一文。內容是“美國最富,英國其次”;“中國的國富居然列在全世界第三位,在德、日、法之上。”

  2011年香港大學經濟金融學院教授許成鋼稱,1913年美國GDP世界第一,中國第二,只看這個指標,中國終于回到了1913年時在國際間的地位。

  某經濟學家按1958年美元比價換算:1936年中國的國民生產總值為230.57億美元,而日本為127.88億美元,中國的國民生產總值相當于日本的180%。

  2、 凡爾賽條約

  中國在“巴黎和會”上的外交失敗

  凡爾賽條約不是一則和平協議,而是一張休戰協議。1919年1月,作為帝國主義國家分贓會議的“巴黎和會”開場。中國政府因戰時參加協約國一方(參戰人員為部分勞工),作為戰勝國,也派代表出席了會議。中國代表在會上提出廢除外國在中國的勢力范圍、撤離外國在中國的駐軍等七項希望和取消“二十一”及換文的陳述書。但是,會議在第一次世界大戰中取勝的幾個強國把持下,拒絕了中國代表的要求,竟規定德國應將在中國的山東獲得的一切特權轉交給日本。中國所能得到的,只是歸還八國聯軍入京時被德國奪去的天文儀器而已。

  中國代表在和會上提出廢除外國在中國的勢力范圍、撤退外國在中國的軍隊和取消“二十一條”等正義要求,但巴黎和會不顧中國也是戰勝國之一,不顧中國提出的維護國家領土主權的三項提案,背信棄義,拒絕了中國代表提出的要求,竟然決定將德國在中國山東的權益,全部轉讓給日本。

  當時全國人民熱切期望恢復主權,收回青島,北洋軍閥政府的代表卻居然準備在這樣的和約上簽字。巴黎和會上的消息,受到帝國主義國家的新聞封鎖,如果沒有一群愛國青年的艱苦努力,很難傳到國內,讓人民群眾知曉。在這方面作出了重大貢獻的是“少年中國學會”及其“巴黎通訊社”。

  凡爾賽條約對中國也影響巨大。中國作為戰勝國之一也有代表團出席,但是協約國為了擴大自己在遠東地區是利益,駁回了中國收回遼東半島主權的合理要求,并且想要將主權轉交日本,最終導致中國爆發五四運動,代表團拒絕在條約上簽字。

  巴黎和會中國五人代表團及隨行人員及事跡

  溫馨提示:陣容很豪華,幾乎是中國當時最有代表的一群外交家,但是內斗及其嚴重,從中可以看出這些歷史人物的復雜性

  團長:陸征祥,時任民國外交總長,中國近代歷史上第一代職業外交官,在任期間培養出一批杰出外交官,曾幫助袁世凱和日交涉取消了二十一條中最不利的第五條。但是性格軟弱,不能壓服代表團內下屬,遇事不決即向國內打電報詢問,和會期間曾托病離開巴黎。

  顧維鈞:哥倫比亞大學博士,曾促進北方政府加入協約國陣營,辯才突出,巴黎和會上將山東比作耶路撒冷之言為中國博得了不少同情(但僅僅是同情),時任駐美公使,和會期間同樣和美國交流很多,據傳其與威爾遜總統私交很厚,與王正廷爭權十分厲害,回憶錄中對王正廷多有貶斥。另外北洋政府其實為巴黎和會準備了將近一年,期間外交方面多次開展研討會,顧維鈞多次參加,其在和會上的杰出辯語與此也未必沒有關系。

  王正廷:耶魯大學博士,在代表團人員南北爭端不休時,假借美國之力加入代表團,被北方政府稱為南方政府代表者,但是并不被南方政府認同。曾被陸征祥許以代表團第二號人物之位,但被北方政府否定,二號人物轉授顧維鈞(爭二號人物的原因是盡管大多數戰勝國有五個和會席位,日本僅有三個,而中國只有兩個,因此二號人物與三號人物差別極大)。從發現和會不可能同意山東權力交還中國開始即要求拒簽(顧維鈞相對較晚開始要求拒簽,且可能受國內輿論影響)。但后期王正廷向國內發過兩次假消息(先后稱梁啟超和顧維鈞為賣國賊),引起國內輿論激蕩,更使得顧維鈞與王正廷當面撕破臉皮。

  魏宸組:留學比利時,曾協助孫中山建立歐洲同盟會,中華民國南京政府成立時任外交次長,五四前任駐比公使,和王正廷一起與顧斗爭過,但后無話語權。

  施肇基:康奈爾大學第一位中國留學生,文學碩士,哲學博士,時任駐英公使。

  胡惟德:民國袁世凱政府首任外交次長,時任駐法公使,雖未任全權代表但任參與代表團事務。

  伍朝樞:南方政府代表,伍廷芳之子,倫敦大學法學學士,因南北代表團席位交流失敗未成為全權代表,獨自赴歐。(南北各自希望全權派五人,但是北方先宣戰也先選派,相對正統)

  孫文與伍廷芳、王寵惠均先后被任命為南方代表,因故未行。

  梁啟超:中期以個人名義訪歐,現在一般認為外交失利的消息由其第一時間發回并由其名下研究系的《晨報》報道,并由其親家林長民(《與妻書》林覺民烈士之兄,林徽因之父)在《晨報》發表《外交警報敬告國民》宣稱中國在亡國邊緣,引發五四運動。但是是否與此前梁啟超被誣賣國而急于辯白有關待考。

  注:梁啟超訪歐代表團應該不是個人名義,是受徐世昌委托,同時還帶了丁文江、蔣百里、張君勱、劉崇杰這一群人。

  總之,現有材料說明,那段時間真的很亂,政治斗爭相互傾軋非常明顯。

  2、 二十一條

  歷史上有日本提出的“二十一條”,沒有中日之間簽訂的“二十一條”。二十一條撰寫者當時的日本首相大隈重信,是日本早稻田大學的創始人,戰后日本一著名首相吉田茂應大英百科的要求寫一個《百年日本史》,中文翻譯是《激蕩的日本百年史》,里面對“二十一條”下了結論:這個全部沒有實現,徒然增加了中國對日本的不滿。

  1915年,日本逼袁世凱簽《二十一條》的時候,袁世凱也想硬頂。他曾問段祺瑞,一旦中日開戰,咱到底能堅持多久。段祺瑞咬咬牙說:最多一個月。袁世凱當場就一頭冷汗:那還是先談吧。這巨大的差距,就是清朝甲午賠款買的單。

  嚴復曾說過:“吾國今日政策,舍‘忍辱退讓’四字,亦無他路可由……即是渠欲殺、欲奪,是固難忍,然一思戰后喪亡,較此為多,且與口實,則難忍者或亦可忍。”

  就與日本方面談《二十一條》一事,中方堅決貫徹“拖”字方針。當時的中國首席談判代表陸徵祥與日本談判代表玩東一榔頭,西一棒子,故意閑扯,還有意減少會談次數,縮短時長。每次談判開始,陸徵祥都要讓現場服務人員慢悠悠地獻茶,慢悠悠地品茶,慢悠悠地嘗點心。這一品一嘗之間,一上午的時間就稀里糊涂地過去了。日方談判代表早氣得鼻子都歪了,被搞得臉紅脖子粗的。陸徵祥很淡定,面對早已不淡定的日方微微一笑,用笑臉相對,搞得日本人只能坦然面對現狀。

  我們將日木最后通諜提出的要求與“二十一條”原木相比較,將會發現最后簽訂的文本實際上只有“十二條”;第五號的七條沒有簽訂,第四號全部刪除,第三號中的兩條刪除一條,第一、二號中的十一條最后簽訂的條文不是“留待日后磋商”,就是加進了限制條件。

  戰后,日本著名首相吉田茂應大英百科的要求寫一個《百年日本史》,中文翻譯是《激蕩的日本百年史》,里面對“二十一條”下了結論:這個全部沒有實現,徒然增加了中國對日本的不滿。

  二、所謂的那些賣國賊

  1、袁世凱

  袁世凱第一個看到《二十一條》。第一個看到日本開出的強盜條款《二十一條》的人是袁世凱。袁世凱接到《二十一條》這份文件后,就一夜沒睡,翻來覆去看著一條條條文。次日一早,就召集孫寶琦、曹汝霖與梁士詒等人商議對策。

  袁世凱看了《二十一條》后,據說曾大聲喊叫:“我要做皇帝,也不做日本的皇帝!”

  袁世凱的努力

  第一, 更換外交總長和拖延戰術,陸征祥替換孫寶琦

  孫寶琦與日本公使初次見面時就對“二十一條”發表籠統意見,這與袁世凱確立的逐條討論方針相違背,從而對拖延戰術造成障礙,這是袁世凱決定更換外交總長的直接原因。而袁世凱此舉的最重要原因則是陸征祥是這次復雜談判相當合適的人選。論外交資歷,陸征祥相當完整,尤其是在中俄外蒙交涉中陸征祥始終不輕易讓步,表現相當稱職;陸征祥不諳日文,可因語言轉譯問題延長談判時間;陸征祥善于利用外交禮節,也為拖延時間創造條件。可以說,陸征祥不辱使命,利用外交禮節拖延談判進程,在會議中始終按照袁世凱批示與日本代表逐條討論,盡力折沖,致使雙方歷經近三個月的時間仍然無法達成共識,為袁世凱進行外交部署贏得了時間。

  第二, 利用日本內部矛盾

  這是袁世凱所實施的交涉策略中執行得最為成功的一項。袁世凱鑒于日木元老與外相加藤高明對華政見存在分歧,派有賀長雄赴日疏通元老,并促使山縣、松方等元老介入日木對華外交,以致日木政府在與中國交涉時顧及到元老的意見,在日本最終放棄第五號除福建一款上面起到了相當重要的作用。

  第三, 利用國內輿論與利用民意

  日本政府于提出“二十一條”時曾威脅袁世凱不得泄密,但袁世凱刻意泄密與媒體,并縱容國內報刊持續報道中日交涉的相關新聞,以促成反日風潮,再以民意為交涉后盾。國內人民的愛國熱忱以輿論為導向,逐漸高漲,或表現為抵制日貨,或表現為救國儲金,而舉國一致的反日風潮使中國代表在中日會談中可以民意不可違為辭拒絕或拖延答應日木的要求,從而增強談判的地位。

  第四, 尋求美英俄等列強的支持

  由于“二十一條”中日本有侵犯它們在華利益的條款,袁世凱知道若將“二十一條”告知美英俄,它們應該會對日本加以干涉。美國對于會破壞其門戶開放、機會均等對華政策的第五號條款甚為重視,想通過友好協商的方式促使日本放棄或減輕第五號中與美國利益相抵觸的條款,但結果以失敗而告終。英國對日本在中國的擴張也不愿樂見,所以多次對日本加以勸告,但日本并不顧及盟友的面子,仍然我行我素。可以說美英對日本并未起到如袁世凱所期待的牽制作用,然而在日本元老就第五號條款問題質疑日本政府之際,美英的立場無疑對元老來說是一種助推劑,在日本最終放棄除福建一款第五號要求上面,我們不能因為美英調處的失敗而忽視其一定的作用。而袁世凱在“二十一條”交涉中利用美英俄等國對日木施壓的外交策略對以后的民國外交也有一定的影響,即在以后的中國外交界形成了聯合歐美,抵御日木的外交方針和傳統。如北京政府在巴黎和會、華盛頓會議上,以及后來的張作霖奉系政權在東北事務上大都推行這一方針。

  2、曹汝霖

  知日派外交官。此時的曹汝霖職務為交通總長,與外交及巴黎和會全無關系,但因為他的“賣國”名氣大,又一向親日,這自然使得他和駐日公使章宗祥一道成為學生眼中最理想的出氣筒——斯時的民族情緒如同坐過山車,從舉國狂歡一下跌落到舉國悲憤。

  北大預科學生郭欽光,患有嚴重的肺病。五四游行那天,同學們勸他不必參與,但郭欽光堅持要去,結果第二天便吐血而死。學生們此時正為燒了曹宅打了章宗祥而忐忑,狄君武等人靈機一動,統一宣傳口徑,一口咬定郭欽光是“五四”那天被曹汝霖家的傭人打死的。一面成功地嫁禍曹汝霖——在他們看來,既然曹汝霖是漢奸賣國賊,嫁禍于他也就不是什么不公之舉,而是咎由自取罷了;一面又把郭欽光塑造成為國捐軀的烈士,通知上海和天津等地與北京同時召開追悼大會,藉此再造革命聲勢。

  1919年,五四學生運動發生時,曹汝霖不過43歲,正值仕途通達、人脈豐厚的壯年,但經此一劫,他似乎對政治完全失去興趣,從此再未在政府擔任公職,而是先后執掌交通銀行等經濟實體。

  后在日本人反復的軟硬兼施下,曹汝霖又出任了兩個職務,一是新民印書館董事長,一是井陘煤礦公司董事長。曹汝霖之所以這樣做,首先是基于自身安全的考慮,其次,日本人要他出任的華北臨時政府主席和后來的華北聯合準備銀行董事長等職,這是需要天天按日本人旨意為害中國的貨真價實的漢奸職務,曹汝霖堅決不允。至于印書館和煤礦董事長,事微位卑,無關宏旨,且多系掛名,便不妨應允下來,以便與日方虛與委蛇。

  七七事變后,日本全面侵華,華北很快淪陷,日方著手在中國親日派中尋找代理人,成立偽政府——與日本淵源頗深的曹汝霖無疑是日方感興趣的人物。

  日方先是派興亞院的一個部長拜訪曹汝霖,打探曹的口風,曹敷衍而罷。此后,臭名昭著的土肥原賢二親自登門,挑明日方打算成立華北臨時政府,擬請曹汝霖擔任主席,并許諾說,日軍不日就要南下,到時打下南京,華北臨時政府就是正式政府,主席也就是大總統了。如果曹汝霖真的從袁世凱時代起就是出賣國家利益以自肥的漢奸,當此殘山剩水之際,日酋上門恭請之時,欣然從命或半推半就皆是意料中事。但曹汝霖謝以自己曾對老母立過誓,永遠不再入政界,堅辭不肯。土肥原賢二反復勸說多時,見曹汝霖毫不通融,只得失望而去。庚即,日本特務頭目喜多駿一再次登門利誘,曹汝霖依然沒有任何商量的余地。

  曹汝霖既得以茍全性命于亂世,同時也充分加以利用,做了一些好事,姑舉幾例。

  其一,日軍將燕京、清華、南開各大學關閉后,又準備接收由美國人開辦的協和醫院。協和醫院實行免費就診,每天上門求醫的中國人在千人以上。曹汝霖意識到,如果協和醫院一旦關閉,那么這些求醫者中的貧困人員,將無醫可求。其時,日本駐華北司令為多田駿,曹汝霖與之相識。于是,曹前往求見多田駿,向其說明協和醫院的重要,請其收回成命。但多田駿告訴他,協和醫院有反日分子,必須由日本接收。不久,日軍即將協和關閉,改為軍醫院。協和醫生眼見醫院關閉,紛紛打算離京。之前,曹汝霖與友人在北京開辦有中央醫院,得此消息后,表示歡迎原協和醫生到中央醫院任職,因而除少數醫生離開外,大多數人都加入到中央醫院。但日軍憲兵對協和醫生始終抱有敵意,隨時電話傳問。一些外科醫生在手術時,也被迫停下手術去憲兵隊接受沒完沒了的盤查,病人因而極其危險。為此,曹汝霖又去求見多田駿,提出由他為協和醫生作擔保,即他以院長名義,發給醫護人員一紙證明,簽名蓋章,持有者隨身攜帶,日本憲兵隊便不再糾纏。當然,如果這些持有證明的醫護人員有反日行為,曹汝霖負連坐之責。后來頗為知名的婦產科專家林巧稚博士,其時便領有曹汝霖的擔保證明,并由曹為其專門修建樓房一棟設立婦產科。

  其二,曹家的家庭教師左某被日本憲兵捕去,曹汝霖求見岡村寧次,愿具結保釋。岡村告以左某確有反日嫌疑,必須調查后才能放人。曹汝霖又求其千萬別刑訊逼供。一個月后,左某無罪釋放,在獄中亦未遭到拷問。對左某的營救,使一些學生及家長深信日本人愿意聽曹汝霖的勸告,且曹也愿意助人,于是一些偷渡去重慶的進步學生半途被捕后,家屬都來求曹汝霖保釋。曹汝霖則不論是否相識,“總為他們盡力”,“經我保釋,允釋者居多”。他還利用與岡村寧次的交往多次勸說,“華北各個大學都封閉,這些學生到內地去,只是為了求學,其志可嘉,其情可憫,既不是反日,也不是地下工作,應下令憲兵隊不再為難這些學生”。岡村認為曹汝霖說得有理,此后,憲兵隊對赴內地學生的態度有所好轉,除非帶有信件或可疑文字,一般都能順利通行。

  抗戰勝利后,曹汝霖因親日而遭軍統監視居住,但幾天后,蔣介石獲知此事,即下令解除監視,戴笠還為此事親往曹家致歉。國民政府開列了一長串通敵附逆的漢奸名單并一一逮捕治罪,名單上也沒有曹汝霖。這雖然并不足以說明曹就完全清白,但至少他與日本人的交往,并未給國家和民族帶來什么災難。

  晚年的曹汝霖在回憶 “五四運動” 時, 曾說過一段意味深長的話:“現在回想起來,于己于人,也是有好處的。雖然于不明不白之中,犧牲了我們三人(曹汝霖、章宗祥、陸宗輿),卻喚起了多數人的愛國心,總算得到了回報。”

  3、章宗祥

  此人的識見人品,有件軼事可窺一斑:清末,汪精衛在什剎海銀錠橋下埋炸彈欲行刺攝政王載灃,事泄被捕,時任內城廳丞的章宗祥負責審理此案。刑訊時,汪不置一辭,索紙筆席地而坐,寫下洋洋數千言的供詞,供詞中極言朝廷腐敗因而導致革命黨起事。章宗祥閱后深以為然,甚愛汪精衛的文才,于是找到上司肅親王,力言革命黨不是殺戮所能制止的,只有通過政改才能釜底抽薪。肅親王認為章所言在理,因而力說載灃,汪精衛于是被優待于刑部獄中。

  個人認為,曹汝霖和章宗祥,只是缺乏如老北洋吳佩孚那種悍不畏死的氣節

  吳佩孚平生注重修身,廉潔自守,為人忠直,至性至情,稱得上是北洋集團中乃至民國政壇軍界中的佼佼者,華北淪陷于日偽之后,愈顯其晚節彌堅。民國二十四年(1935年)12月20日,日本侵略者為了分裂中國而搞“華北五省自治”,急需一個有威望的人物出任偽政權的頭目,在日本人看來,吳佩孚遠比殷汝耕、齊燮元等人更有號召力。一時間,日本駐特務頭子土肥原賢二、華北派遣軍參謀長板垣征四郎連帶著大批漢奸說客先后登門,可吳佩孚就是不肯答應。請吳佩孚上臺當傀儡,冀察政務委員會聘吳佩孚為高等顧問。他堅決拒絕。民國二十八年(1939年)12月4日,他因吃餃子被骨屑傷了牙齦,入日本醫院治療。受日本特務土肥原賢二指使,日本牙醫將其殺害。

  他還是亮相《時代》雜志封面的首位中國人,被《時代》雜志稱為“Biggest man in China ”。

五四運動中部分中國人不了解的史實2

  二、 真實的軍警。

  1、軍警的殘暴被人為放大,甚至魔鬼化

  “五四運動”期間所謂軍警的殘暴被人為放大,甚至魔鬼化了。濟南的軍警在當時已經算是很殘暴的了,但是面對學生有時真的很仁慈。眼見學生蜂擁而至,軍警要關上城門,將學生關在門外。有膽大的跑得快的學生伸出腿來,就朝城門的門縫塞了進去。軍警見狀,沒再繼續關城門,而是為了這個被門縫夾著腿的年輕生命動了惻隱之心,沒有再關城門。結果,學生們很快便徹底擠開了城門,蜂擁進了城中。

  大罵政府賣國賊的軍警。“五四運動”期間,學生們的演講不僅面向普羅大眾,也可以針對本應來抓自己的軍警,動之以情,曉之以理。結果,常常是學生們把軍警感動得一塌糊涂。一些軍警不再抓學生了,倒戈相向,大罵段祺瑞、徐世昌、曹汝霖等人是地地道道的賣國賊。

  讓學生夸得滿臉緋紅的警察。上海的學生在“五四運動”期間,對付警察也是有殺手锏的。學生們在給演講的同伴送飯前,先給守在附近的荷槍實彈的警察送上數百個特制小饅頭,言什么感謝大伙兒幫著同胞救國。結果,在學生們的一大批次“煙霧彈”之下,警察的防線徹底崩潰了,兩頰緋紅,羞羞答答似待字閨中的大姑娘。

  2、軍警跪地哀求學生不要游行

  據張鳴《北洋裂變》一書介紹,當時北洋政府面臨著極為尷尬的境界,他們一方面不得不承認學生的愛國熱情,稱他們“純本天良”,另一方面又想控制學生,把運動平息下去,這必然導致所謂的鎮壓不力。

  1919年5月25日,大總統徐世昌頒布命令,要求對上街的學生“依法逮辦,以遏亂萌”,但學生不為所動,依然上街游行抵制日貨。據當時的學生領袖匡互生回憶,軍警不僅不再抓捕學生,而是極力苦勸學生不要外出演講,“甚至有跪地哀求者”。

  其時的軍警也很為難,要維持秩序又不敢下手,結果只能窩窩囊囊,被動的接受學生的進攻。

  參加過五四運動的老人回憶,當時學生聚集在新華門和中南海,要求見大總統徐世昌,但徐世昌避而不見,這時警察總監吳炳湘出來奉勸學生:“總統不在,可以把請愿書留下;時間已經很晚,希望學生回校休息,政府自有答復。”但學生堅決不肯,一直耗著,接著開始有民眾加入到情愿行列,最令人感動的是一些洋車工人,他們甚至把一天做工的血汗錢都拿出來給學生買燒餅、茶水。

  另據《檔案春秋》文章,學生在與軍警對峙的過程中,處于完全進攻的態勢,警察想維持秩序,而學生想辦法挑事。

  這時警察總監吳炳湘又出面奉勸學生,態度可說相當人道,吳說,待會天氣要熱了,大家還是早點回去睡午覺吧。學生的回答更調皮,說,大人您年高,也要注意身體哦。吳回答說,客氣客氣。在得知學生只是為了宣示愛國之情,為外交作后援后,這位秩序的維護者就放心地走了。

  由此觀之,群眾“覺悟”是很高的,而警察總監倒也不是很殘酷,甚至玩忽職守,竟然擅自離場,這是何等的不負責任啊。

  3、真實的“五四”軍警態度。

  時任上海警察廳廳長的徐國梁在“五四運動”中對部下說過:“近來學生罷課,商家罷市,兄弟們晝夜四班巡邏,辛苦的了不得,本廳長很過意不去。兄弟們到上海幾年,遭過幾次變亂,個個皆能守秩序,服從長官的命令,當長官的非常的歡喜,非常的相信。 這一次又碰著這宗風潮,我們警察向來以保護人民生命財政,維持地方秩序為天職,望大家仍舊遵我們的章程,盡我們的天職,服從上官的命令,不要聽他人的煽惑,上班時不要與路人閑談,下班后自己休息休息,不要無故出門。我們漂洋過海,幾千里路跑到此地,好不容易每月賺了幾塊錢,養我們的妻兒老小一家人。一旦要變了主義,受了匪人的騙,小則差使撤掉,大則性命攸關。本廳長與兄弟們相處七年之久,同生共死,真不容易。況且又是同鄉居多,所以將肺腑之言告訴你們,你們千萬要記在心里,不要當作耳旁風。再遇著學生成群結隊,須盡力去解散他們。遇著他們拿著旗子棍子的,就趕快沒收過來。如若他們不服從,就到本署報告官長,請示辦法。總之,要文明執法,不要暴力處理。他如要罵,我們就假裝聽不見;他如要騙,我們就不要受騙。我們聽他的話,要發揚‘一個耳朵聽, 另一個耳朵冒’的優良傳統。他們如要說出非法的言語,你們就立時將他們拿住,送到署內,我自有辦法。這幾天之內,大家要格外辛苦辛苦。本廳長心中有數,決不能辜負你們一番勞苦。特此傳諭。”

  “五四運動”親歷者眼中的軍警。據“五四運動”的親身經歷者回憶,“五四”期間的軍警根本不敢拿刺刀對著運動的學生們。

  四、學生在被抓后的別樣待遇。

  “五四運動”期間,政府不是在學生運動起初就開始抓學生的,而是等到事態較為嚴重且不得不出此下策時。在當時的天津地區,曾出現了這樣一幕:學生因運動被抓,而后被收監了。在關押期間,學生們可以讀書,可以搞討論會,可以辦晚會,可以開茶話會,也可以玩游戲、進行演講、吃茶點,更可以唱京劇、聽說書、演相聲、演滑稽戲劇,甚至可以吆五喝六地聚餐喝酒劃拳。

  “五四運動”火燒趙家樓是有些偶然的:1919 年 5 月 3 日,巴黎和會上的失敗之事傳回國內后,當時的北京各大高校社團骨干就決定在第二天游行。次日,由于是星期天,各國使館都休息,政府方面也沒有要人在上班,所以學生們有些失望,便就近去了附近的曹汝霖家(即趙家樓)抗議。結果,憤怒的學生沒處發泄,便把火撒到曹汝霖身上,由此發生著名的火燒趙家樓曹宅事件。

  五、愛國學生后來的行徑

  五四運動當日,傅斯年任旗手,指揮整個運動,然而運動中出現的火燒趙家樓事件,使傅斯年感到不滿,此時學生中又有人對傅斯年的做法提出異議,脾氣火爆的傅斯年與學生發生爭吵,憤而在第二天退出了學生運動。

  另一五四風云人物羅家倫也遭到學生質疑,有北大學生寫打油詩諷刺羅家倫,說他“一身豬狗熊,兩眼官勢財;三字吹拍騙,四維禮義廉”,不但罵他長得其貌不揚,還罵他一心當官發財十分無恥,學生間相互攻訐由此開始。

  面對學生運動風起云涌,北洋政府也制定措施予以控制,5月25日,北京政府下令各學校3日內一律復課,并以提前放假,舉辦文官高等考試及外交司法官考試等手段引誘學生放棄上街游行。據彭明《五四運動史》記載,北洋政府提前舉辦文官高等考試和外交司法官考試后,畢業生大多數參考,這些人占到了學生總數的三分之一,可以說北洋政府這一舉措起到了良好效果。

  五四之后,學生中開始出現更多負面現象,有人認為學生萬能,視法律如無物,動輒掀起學生運動,甚至自選教員,對哪位教員不滿便罷課要挾。查毓瑛在給胡適的信中提到,北大學生熱衷于開會,每年大小會不下千次,而“關系學術的恐怕不能占百分之一”。有的學生以“五四功臣”自居,甚至印發名片炫耀自己。

  五四運動后,旗手傅斯年開始反省自己,認為“半年新潮雜志的生活,說了許多空話”。深刻反省之后,傅斯年決定赴歐留學,要過一種新的生活,開始踐行他所謂的“改造社會的方法第一步是要改造自己”。

  我們有自己的眼睛和大腦,使用理性客觀的態度,配以一點點常識和邏輯,不難看出涂在歷史這個小姑娘臉上之分背后的真相的,至少是我們個人能力所及的能夠理解的那種真相。

  擴展閱讀:寫給高中畢業的孩子

(責任編輯:IT信息技術民工)
頂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線----------------------------
發表評論
請自覺遵守互聯網相關的政策法規,嚴禁發布色情、暴力、反動的言論。
評價:
驗證碼: 點擊我更換圖片
安徽时时彩网